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新闻中心

毁灭老家具还是创新

发布日期:2011-8-19  信息来源:徐州万鑫家具有限公司


      中国漆器历来都是收藏佳品,而明清老家具也是收藏价格连年高涨,但福州年轻的当代艺术家梁峰,却大胆自创新概念漆器,将自己收藏的老家具重新上漆,成为他的一件漆器艺术品,这究竟是毁灭了老家具还是创新?引起了藏界的一番议论。

  老家具做漆艺是焚琴煮鹤?

  中国漆器源自秦汉时期,唐宋时达到历史高峰,清代福州髹饰大师沈绍安将失传的脱胎漆器工艺恢复,使之成为乾隆朝的贡品,从此福州漆器名声大振,与北京景泰蓝、江西景德镇瓷器并称“中国传统工艺三宝”。古代漆器文化向来深厚,而今,又有新的藏家看中了近百年来的福州传统漆器,资金开始涌进漆器行业。但就在这个行业接近黎明的时刻,年轻的漆器艺术家梁峰却选择了一种颠覆性的漆器大法,他的漆器不再是传统的瓶子或雕刻作品,而是大多跟生活有关的花器、茶具、茶盘、书箱等,他甚至把好不容易收集来的古典老家具重新打磨、上漆,让它变成一件当代漆器艺术品,同时又可正常使用。

  对此,很多人不理解,因为老家具蕴含着古典气质,其日久而生的表面上的包浆有一种时光雕刻般的美感,梁峰却一举摧毁了这种美;而且,老家具本身的价值和价格随着喜爱的人越来越多,一直在提升,梁峰此举几乎就是焚琴煮鹤。

  老家具做胎重新进行漆艺创作

  梁峰认为,自己做漆就是好玩。曾长期从事当代摄影和当代艺术及漆器制作的他,跨界而行,本身就以创意为生命。梁峰表示,自己重刷老家具并非故作惊人之举,而是从老家具同漆器的内在联系上进行的当代思考和尝试。老家具表面的漆表达了古人工匠的价值观,那层因年代久远而造就的包浆,是老家具的历史风韵,但当代人的生活环境和审美都发生了巨变,漆器工艺也应寻求新的表现领域。

  对于重刷老家具,梁峰说,老家具收来时往往表面已斑驳不堪,且大多数都有损坏的地方要重新修整。梁峰用自己的漆艺语言,在老家具上重新创作,等于拿老家具做漆器的胎,但材质、语言和时空都发生了转换,以前家具工匠的漆和梁峰今天的漆,进行了跨时空的对话,成就了新的作品,堪称一种极具中国文化意味的现代雕塑。

  漆艺养出漆艺家的好脾气

  业内都说,做漆器是个靠天吃饭的活儿。制作时,每刷一次漆都要等上至少两天才能进行下一次的髹漆,因此漆艺家得学会包容忍耐漆的脾性。人们说,漆艺家的好脾气就是被漆养出来的。但梁峰笑称,做漆艺有点像“苦行僧”。做漆艺要看当天天气,做不好铲掉是常有的事,温度湿度必须控制得当。这是漆艺的困难之处,也是魅力所在。因此,梁峰做一件作品往往会刷一遍漆之后就放起来,过几个月再拿出来继续做。这样,他的作品一年也就10件作品,典型的慢工细活。

  6月19日至29日,在上海大剧院画廊推出的,由上海世博会福建馆、福建省人民政府驻沪办等联合举办的“中国漆和寿山石”展上,梁峰将首次携他的新概念生活漆艺亮相。策展方于闽美术表示,将借此检阅梁峰这种当代漆艺跟当代人的心灵契合程度。